江不寒

咸鱼咸鱼咸鱼,重要的事情说三遍
写文毫无文笔,努力向太太们学习ing

花葬【盗墓笔记同人·黑花段子】

 一轮冷月悬于半空,澄澈的月光自空中洒落,为这四合院中的一切晕了一层银光。清风拂过,些许纯净如初冬新雪的梨花,沐浴着清冷的月光,在风中起舞,随即又悄然落地,用她们最后的生命装扮着这间小小的四合院。

    有些花瓣落到了一直坐在树下的男子身上;素白的花瓣与他莹白的肌肤相辉映,配上那副清秀的脸庞,绝世无双。但这张脸上秀眉微蹙,深邃的眼中盈满了忧伤。

    他身上穿着戏服,戏服上绣满了海棠,与身侧那些梨花相比,红得仿佛要渗出鲜血。

    在这个院里,一切都是素净的白色,独有那一抹殷红。

    “时间到了啊。”男子轻轻叹了口气,抬头望了望悬在头顶的明月,扶着树站了起来;身上的花瓣随着他的动作簌簌落下。

    他就这么站于树下,轻抬手,绣着海棠的水袖便滑落至手肘处,露出了纤细的手臂。

    手腕轻轻一晃,轻盈的水袖便从身侧张开,如同一只绚丽的蝴蝶张开翅膀。随后,他向前跨出一步,站在月光下,唱起了《霸王别姬》。

    人影在月光下且行且唱,每一个动作都恰到好处,每一个音符都完美无瑕。情至深处,一滴清泪从他眼中滑落,他和他又何尝不似这曲《霸王别姬》?回忆似水,他在其中逐渐沉沦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一个黑衣男子坐到他身边,笑吟吟地说道:“小花,这次离开可能要很长时间,你会想我吗?”

  “不会。滚!”

  “小花,我说不定会有生命危险,你会担心我吗?”

  “不会!滚!”

    听到这样的回答,黑衣男子也不气,继续笑着。只是过了一会,他的神色有点奇怪,慢慢地提了一个要求:

   “小花......如果我没能回来,我希望你能为我唱一支戏,可以吗?”

  “黑瞎子你瞎说什么?你不会死,老子也不会给你唱!”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终于,一曲唱毕,原本飞扬的水袖无力地垂于身侧。他静静地站在院中,望着一地净白的梨花,幽幽叹道:“瞎子......你的愿望,我完成了。”他顿了顿,苍白的嘴角勾起一抹好看的弧度,“但是完成了你的愿望,我还有什么可以去做呢?继续当我的解家当家?不,我受够了。”他的脸上露出了一抹决然。

    “所以,我来寻你”

    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被他从袖中取出,向自己的脖颈划去。

    刀刃反射着月光,也映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鲜红的血珠溅落到梨花的花瓣上,把素白染成殷红。


 
上一篇
评论
热度(1)
©江不寒 | Powered by LOFTER